四虎视频,四虎影视库在线看,四虎影视 > 搜魂巷 > 第二章 谁是谁非

第二章 谁是谁非


  1
  一抹阳光撒了进来。干净,清澈,微微有点刺眼。
  “窗帘怎么不拉……”嘀咕一声,陆冰焰慢慢睁开了眼睛。温暖的阳光映在了他的眸子里,他的嘴角不由地弯弯上翘。这的确是一个十分美好的清晨。
  忽然,他的笑容凝固。岂止是凝固,简直是冻成了坚冰,胸口只觉得喘不过气来。一道道身影在心中闪过,他的瞳孔猛地放大,拳头陡然紧握,两条青筋在额头暴起……
  血刃楼,到底有什么好的……
  阳光依旧暖暖地洒在他的身上,他缩了缩身子,起身拉上了窗帘。常年活在阴影里,使他对光有了一种本能的抗拒。他看了看四周,紧绷的身子慢慢地松弛了下来。这间屋子是他的专属空间,从他五岁起他就一直住在这里。“从今以后,你们就跟着我吧,我可是个客栈老板,不愁没你们住的。”老人笑眯眯地望着五岁的陆冰焰。他笑了笑,当时见到老人的时候,他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。听到老人的话,陆冰焰冲老人笑了笑,然后身子一歪,倒在了身旁的人的怀里。
  身旁的人……
  陆冰焰的手揉了揉胸口,心中隐隐作痛。他慢慢地下了床,舒展了下身子,这才发现身上缠着一层层厚厚的绷带。
  “鹤爷爷这下肯定要生气了……”陆冰焰苦笑着摇了摇头。他并不知道,如果他在血刃楼死里逃生的消息传出去,会在江湖上引起多大的轰动。血刃楼是什么?是一个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组织,是一个被鲜血浸染的行刑场,是一个由全国各地的顶尖杀手、穷凶极恶的暴徒组成的绞肉机。只要你价钱出的够,血刃楼能满足你一切的要求。
  “咚咚咚”一声听起来很小心的敲门声响起。停了一会儿,门外有人低语:“陆哥哥还没醒啊……”陆冰焰一听声音,顿时展颜唤道:“云云?”
  “砰”的一声,门被猛地推开,一朵淡蓝色的云彩飘了进来,正是云云。
  “陆大哥,你…你终于醒了!”云云如水的眸子里一阵雾气翻涌。她扑上前,仔细地瞧着陆冰焰,一双好看的眉毛不由微微蹙起,
  “陆大哥,你怎么一去三年,瘦了这么多?”
  “陆大哥,你怎么晒黑了?”
  “陆大哥,你在血刃楼想过我吗?”
  “陆大哥,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你不知道你回来伤得有多重!”
  “陆大哥,我爹教你的形意拳厉不厉害?”
  “陆大哥……”
  “………”
  “痛痛痛……痛!”陆冰焰望着怀里的少女,心里一暖,少女虽然体态轻盈,但……她正巧坐在了陆冰焰左腿的一道伤口上……
  “啊!没事吧陆大哥,没流血吧?”少女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蹦了起来,忙是查看陆冰焰腿上的伤势。一道二十公分的口子从陆冰焰左腿的膝盖一直蔓延到了小腿,在伤口旁,还有一个奇特的伤口,六个红点呈雪花状分布。
  “这是……雪岭怪盗的独门暗器!”云云自幼跟随其父柳轻云了解天下各个门派,成名高手的武功,所以她看到伤口的第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  陆冰焰点点头:“雪岭怪盗的暗器还是挺有门道的,这雪花镖我只中了一个,可左腿也是半天动弹不得。”
  “你……”云云心疼地看着陆冰焰,难过得都要哭了出来,“我们都那么担心你,天天生怕你伤着哪,我妈妈昨天还拿一只人参给你熬了汤。你倒好,以为自己有九条命吗?为什么这么拼命?她……”
  “她值得你为她拼命吗?”其实云云是想问这句话的,可是话到嘴边,却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。
  陆冰焰又好气又好笑地望着云云,他当然明白云云的心思。忽然,他发现云云也变了,不再是以前那个天天擦着鼻涕跟在自己身后到处野的小丫头,而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了。“这丫头,要是在江湖上闯荡,还不知道要被多少人追求呢……”陆冰焰不禁暗想。
  “小焰,你醒啦?”门吱呀一声被推开,阿发几步便跨了过来。他看了看浑身缠满了绷带的陆冰焰,不由大笑:“小焰,真有你的!一身这么重的伤不到两天就跟个没事人一样,还真没辜负小时候我对你的特殊照顾。哈哈哈哈!”
  陆冰焰的嘴角扯了扯。在陆冰焰小时候阿发对他的训练极为的苛刻,每天要背着三十斤的沙袋跑十公里,梅花桩,蹲马步那都是必不可少的。偶尔阿发心情好,还会亲自和五岁的陆冰焰“切磋”一番,往往不到五分钟,一声极为悲凉的“范爷爷!”便会响彻整个来福客栈……
  “你醒过来真是太好了,你可不知道,老范天天都在念叨你……”“范爷爷?”陆冰焰忙道:“范爷爷呢?”
  阿发挠了挠脑袋:“就知道你最急得就是要见老范……呐,这不来了嘛。”
  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出现在了陆冰焰的视野里。老人花白的头发整齐的梳着,身上朴素的长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古檀香味。他那略显浑浊的眼睛里印刻着少年那挺拔的身影。“小焰……”老范脚尖轻轻一点地,身子已来到陆冰焰的身旁。他两只手搭在了陆冰焰的肩膀上,目光慢慢扫视着陆冰焰身上的伤口。“范爷爷,没事,我不痛……”陆冰焰轻声道,声音有些跑调。“胡说!”老人横了陆冰焰一眼,“七处剑伤,五处刀伤,两处枪伤,还有两处暗器伤……能不疼吗…”老范的眼里云雾翻涌,“小焰,这三年,你辛苦了……”老范叹了口气,“你这孩子,一去就是三年,也不知道给我们寄个信。”“额……血刃楼戒备极严,我怕送信会被拦下来……”
  “傻孩子”,老范笑骂,“你这一去,我们可都担心的紧啊。唉,三年,你都长这么大了。时光,也真是残酷啊……”老范话锋一转:“阿发,你快去厨房做一桌菜,今天小焰醒了,大家和小焰三年没见,心里也急的跟猫爪子挠一样。云云,你去喊上你爹娘,还有铁匠铺的铁大哥,小阁楼的公孙奶奶,公孙爷爷,紫罗兰花店的苏姐姐,粮油店的杨大叔,还有……”
  “还有云上仙馆的刘老板,专种白菜的汤叔叔!”云云接道。
  “还有天弓雪黎姐姐!”陆冰焰也开心地笑了。
  2
  搜魂巷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。阿发颠着锅说,有八年了。老范捋了捋胡子,说,有十三年了。
  来福客栈今夜里大门敞开,老范还特地在门口的石狮子上挂了盏红灯笼。陆冰焰右手支着下巴,安心地看着熟悉而又热闹的场景。巷子里的人熙熙攘攘,偶尔有一声悠扬的叫卖声穿出。“卖梨啦卖梨啦,三文钱一两!”卖梨的仍是那个天天穿灰布衣,嘴里叼着个烟斗的罗叔。陆冰焰记得小时候他和云云一起趁罗叔睡觉的时候去偷他的梨,偷完之后再交给另外一个放哨的人分赃。
  另外的人……
  陆冰焰的目光渐渐开始涣散,他仍看着罗叔叔在楼底下叫卖,思绪却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,那些无忧无虑,惹得范爷爷他们天天跟着自己转的日子……
  忽然间,晶莹的泪水从脸庞划过。
  “想她了?”
  “谁?”
  陆冰焰没有转身,他的右手手腕一翻,三支袖剑“刷刷刷”朝身后激射而出。
  “哼。”
  一位穿着黑色纱裙的绝色女子倚在门框上,她灵动的水眸眨了眨,看着手里的三支袖剑,朝陆冰焰晃了晃:“你在血刃楼里就学了这些?”
  “雪…雪黎姐?”陆冰焰咧开嘴呵呵傻笑了两声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是你……”
  “你身上的血腥味有点重了”,雪黎转过身,抚了抚裙角的褶皱,“跟我来。”
  一片树林里,白雾氤氲。
  “西南九十米,有只野兔。”
  “啪”
  细微的破空声裹挟着巨大的能量刺破云雾,朝目标飞去。袖剑如同一道电光,野兔还没来得及躲闪脑门就多了个洞。
  “还不错。”
  雪黎慵懒地舒展了一下柔弱无骨的身体,纤纤玉足踢了踢水,“看来你在血刃楼没把我交给你的全忘了。”
  “这………雪黎师傅,我今年已经十九岁,不是以前那个天天光着屁股在街上跑的小孩了,要不您先穿个衣服?”
  陆冰焰窝在池子里的一个角落,全身泡在水里,就露了个头在水面上。白雾中,雪黎曼妙的曲线若隐若现。
  “是啊,你都十九了。”雪黎笑了笑,忽然问道:“小清呢?”
  沉默。死一般的沉默。
  “我……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留在那。”良久,陆冰焰的声音才从白雾中穿出。
  “你被血刃楼全员追杀,已经不可能留在那里。”雪黎道,“她或许是想获得血刃楼的信任。”
  “那她为什么要救皇甫无心!”陆冰焰突然怒吼,他的胳膊猛烈挥舞,掀起一片水花,“我的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了!你知道吗,就差一点我就能杀了那个阴险的畜生!她却拿袖剑打掉了我手中的剑!”
  “呼……”陆冰焰无力地躺在池子旁的石头上看着天,“她喜欢皇甫无心。我知道。”
  “你这样是拿不稳弓的。”雪黎没头没脑地问道,“你知道怎么才能做到箭无虚发吗?”
  “心。”
  “没错,”雪黎浅浅一笑,“那你呢?”
  陆冰焰没有回答。当他手中的剑被一股巨力撞飞时,他觉得他的心已经死了。一个心死的人,还如何去用心瞄准呢?那一夜,他浴血奋战,剑卷了一把又一把。他嘶声狂吼,胸口挨了血刃楼主皇甫无心重重一脚,但他也硬生生将对方的双臂震断。他俯下身抽出皇甫无心的贴身宝剑,锋利的剑刃抵着皇甫无心的脖颈,嘴角已经洋溢出痛快的笑容……
  “你还喜欢她吗?”
  雪黎的声音就像她的天弓射出的箭,直刺向陆冰焰的心脏。
  “喜欢。”
  “你如果说不喜欢的话,你可能要错过一些东西了。”雪黎从水里站了起来,擦了擦身上的水,换了一套紫色的束腰裙,“今天我不教你任何东西。我只想请求你一件事。”雪黎望向一片白雾,“带她回来。”
  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远。陆冰焰知道雪黎是不穿鞋子的。
  他游到雪黎刚刚的地方,池子边上的大石头上搁着一个红色的像信封一样的东西。
  那颗死寂的心,又被愤怒的火点燃。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。他死死地盯着右下角的落款,“新郎,新娘………”
  2
  来福客栈里。
  “找到了吗?”
  老范眉头紧锁,向身旁的阿发问道。
  “还没……”阿发大眼圆瞪,“这臭小子去哪了……”
  阿发身旁的柳轻云道:“我查了一下搜魂铃,并没有什么异样。小焰……应该不会被血刃楼掳了去。但他又能去哪呢?”
  客栈的大厅四张桌子拼在了一起,上面摆满了美味佳肴,而现在,这些菜只能一点点凉下去。
  门开了。一个穿着深褐色破衣服的小孩走了进来。他身上穿的衣服太破了,光是后背就打了三个补丁。头上的头发乱蓬蓬的,一根稻草还斜斜地插在头发里。他一进门就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桌前,左手抓了一个水晶猪肘,右手提了一个鸭腿就往嘴里塞。面对阿发和老范疑问的目光,男孩眼神一暗,摇了摇头。他缓缓道:“让他们都回来吧。我要是找不到,他们也怕是找不到的。”他恶狠狠的啃了口鸭腿,吐了一块骨头,苦笑道:“奶奶的,早知道就不把我那本秘书传给他了。现在,徒弟已经青出于蓝了啊。”
  阿发和老范同时摇了摇头。不一会儿,柳轻云,许芊儿,还有铁匠铺的老板铁天都,花店老板娘苏小烟都纷纷赶到。
  “有消息吗?”老范看着大伙急切问道。
  “没。”苏小烟拿了一粒枣子丢进嘴里,“小焰连他的气味都抹去了。”
  男孩一捂脸:“第三章第五条,如何摆脱敌人追踪……唉,真不该教他的。”
  “这不是小猴的错。”柳轻云摇摇头:“现在只有一种可能了……”
  许芊儿接道:“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他恐怕现在已经在去血刃楼的路上了。”
  “你是说……”老范瞳孔一缩:“他知道那件事了?”
  一阵呼啸声破空而来,一支暗蓝色的箭从窗外射来,钉在了客栈的墙上。
  “雪黎的箭?
  铁天都皱了皱眉。他将箭末端的白布条取下。布条上只有几个潦草的字,“誓杀血刃楼主。对不起。”
  箭杆仍兀自摇晃,烛光摇曳,映在老范的脸上。老范的眼神看起来有些空洞,他望向远处无尽的黑暗,缓缓道:“真不知道,他的选择是错是对啊……”
  “是我和他说的。”绝色的女子走进屋子,正是雪黎。“一个不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拼命的男人,这种人不配做我的徒弟。我是来向各位辞行的,多谢各位照顾,此番去血刃楼……”她顿了顿,凄凉一笑,“我会保他周全的。拼了命都会的。”
  老范转过身,打开了一个柜子。柜子里分成三层,每一层都有一柄剑。他取下一柄剑,扔给了雪黎。“此剑名曰红莲,五大剑之一,削铁如泥,给小焰拿去吧。”
  红莲剑,剑长三尺三,宽五寸六,以精铁和玉石所铸,昔年天下第一剑客南天行曾以此剑一剑破五魔,从此此剑天下闻名。
  “我明白你和小焰的心情,复仇,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………去吧。”
  雪黎接过剑,斜斜插在背上。“谢谢范老。”她打量了一下大厅,没说什么,带上了门。
  屋外,淅淅沥沥,下起了下雨……
  3.
  “我也和他们一起去!”小猴猛地一拍桌子,桌上的茶杯猛地一跳。
  来福客栈里灯火通明,老范,阿发,还有柳轻云夫妇等人尽数聚在一起。
  “血刃楼耳目众多,人多了反而不好。”柳轻云满脸愁容,“但只有他们俩……这无异于羊送虎口啊。”
  “别这么小瞧雪黎和小焰。”老范慢慢端起一杯香茗,抿了一口,“雪黎的弓可是当世第一,恐怕飞将军在世她也不遑多让。小焰的成长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,在坐的各种绝活,恐怕他已经学会了十之八九吧?”
  “岂止是十之八九,简直是青出于蓝。”小猴撇撇嘴,对于没追到陆冰焰他还耿耿于怀。
  “那我们怎么办?就这么等着消息?”苏小烟问道。
  “我不是说了吗,暴风雨……很快就来了。”老范意味深长的看了苏小烟一眼,“王淮和娄乘风的到来不是偶然,恐怕……搜魂巷已经不再是世外桃源了。”
  “不对,搜魂巷前后巷口都摆有奇门八卦,不知道其中奥妙根本就无法进来……”许芊儿忽然脸色一白,“除非……”
  桌上的蜡烛黯淡一下,空气仿佛凝固了三秒钟。
  “除非有熟悉奇门遁甲的人指点……”良久,铁天都缓缓道。他直视着老范说道:“范老,恕我直言,搜魂巷的奇门之阵当初是您摆下的……”
  “等等,还有个人。”小猴摇了摇头,一抹痛苦的光芒在他的眼中一闪而过。
  “你是说……”铁天都反应过来,脸色也是黯淡下去。
  “是啊,”老范轻叹一声,“我的毕生绝学,那丫头已经尽数学去了啊。”
  老范将茶杯轻轻放在桌上,一抹郑重的脸色浮现。他的目光凌厉如刀:“现在开始,大家要小心行事。天都,小烟,你们的店一个在头,一个在尾,所以对于可疑的人物你们要多警惕。”
  铁天都和苏小烟都凝重的点点头,对于面前这位老人所说的话,他们很清楚其中的分量。
  “另外,阿发,你马上准备信号弹,如果有紧急情况就发射信号弹,”老范的指尖轻轻敲着桌面,“小猴,你去通知刘老板,杨战和汤无心。”
  “好。”小猴一个鹞子翻身,身影一纵,犹如一道黑影从窗户飞身而出。
  “接下来我也要去血刃楼一趟了。”老范道。他摆摆手,拦住想要说话的柳轻云,“我知道大家都和血刃楼或多或少有些仇怨,但我此去不是报仇的,而是去救人的。”他起身打开柜子,慢慢地取下最上面的那柄剑。剑身细长,微光反射在剑身,照出流水般的澄澈。
  名剑,天坠。
  昔年老范与血刃楼第一高手皇甫空城在大漠中生死相斗,最终他以一招凤鸣凰斩去皇甫空城一臂,此剑功不可没。
  “轻云,你过来。”老范朝柳轻云招了招手。
  “这……便是我毕生的精血凝聚了……”老范从怀里掏出一本薄薄的书卷道,“此书乃阴阳五行,奇门遁甲之术。我们搜魂巷要说学这方面的东西,恐怕只有那丫头能和你一较高下了。拿去,回去好好参研,搜魂巷以后的安全就靠你了。”
  柳轻云细细摩挲着书的封面,一抹郑重在脸上浮现。他一躬到地:“定不辱命!”
  老范缓缓踱步到来福客栈的大门口,他的左手提着那柄陪他出生入死多年的剑。雨仍在下着,愈下愈大,似乎漫天的云都化作了雨,没头没脑的、铺天盖地的倾泄下来。“这雨真大啊……”老范拿起一顶斗笠戴上。他微微侧头:“各位,搜魂巷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  老范那略显瘦削的身影一入雨幕就迅速淡去,就像一道淡淡的墨痕,迅速地被雨冲刷干净。柳轻云仍保持着躬身的姿势,其余的人皆是望着那个消失不见的背影,神情有着说不出的苦涩。
  因为谁也不会想到,当年玉树临风,一天连败江南四侠,打遍天下无敌手的“无影神龙”范世增,竟会被血刃楼逼的不得不变成一个默默无闻,背已经微微有些佝偻的老人。
  而他们自己,又何尝不是如此呢………